编剧相月红:好看的电视剧哪里来?

来源:  更新:2022-05-14 14:17:32浏览:741次

央广网北京5月13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朝花夕拾》报道,谁没装过修、上过当,谁没谈过恋爱?谁身上没点儿糟心事儿、没点儿幽默细胞,谁身上没点儿莫名甜蜜的故事?

看了电视剧《新居之约》你才知道:本来觉得没有,结果发现有,只不过没那么全乎。

不少网友感慨:轻松解压,一刷就是五六集。真没猜到,五月刷剧,想一口气刷完的竟是它!

近期都市轻喜剧《新居之约》火了。该剧以其贴近百姓生活,轻松解压的观感,于4月28日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一经播出,便受到观众青睐,热度持续不减,成为收视黑马。该剧讲述了家装包工头杨光与家装设计师陈曦因装修相知相恋,从看不上到爱上离不开,索性成为好搭档,联手为客户打造“理想新居”的故事。该剧剧情设计有趣幽默,很接地气,演员表演得饱满立体,真实可亲,很多时候,使人觉得剧里的事就发生在身边,剧里的人就住在隔壁。在当下疫情防控时期,该剧的播出缓解了人们内心的压力与焦虑。

《新居之约》缘何成为热播黑马?好看的电视剧哪里来?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朝花夕拾》节目就此专访了《新居之约》的编剧相月红,听她讲述创作背后的故事。

电视剧《新居之约》编剧 相月红

笑着说“装修”,让寻常小事有戏剧性

“它是个原创剧本,没有原著。”相月红说。之所以聚焦“装修”这件老百姓的家常事,是因为在拍摄《好好说话》时,注意到房子“装修”这事普通百姓很关心,于是就想把它故事化,“谁这辈子没碰上几次装修的糟心事儿呢。”

不过,把一件寻常事写出戏剧性不容易,又不能把作品呈现为科普片或纪录片。相月红说,想到“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”,而装修又是非常琐碎耗时的事,装修时会面临许多压力,家庭矛盾也就因此爆发出来。再加上自己喜欢写反应社会现实的戏,于是就决定以“装修”为切入点,贴近老百姓的烟火生活进行创作。确定这些后,相月红又明确了一点:痛要笑着说!虽然“装修”是生活中的痛点,但不能只有“痛”,不管“装修”有多么糟心,要能笑着说它,尽量把它写成一个喜剧。有了这两个方向,《新居之约》的雏形也就出来了。

电视剧《新居之约》剧照

创作是一个探究世界的过程

沉浸在创作中的相月红一直觉得自己在打造一个以“装修”为轴心的小星球,上面有哪些人物、人物关系如何、他们产生了哪些故事、哪些故事会被观众喜爱,她都会在自己的脑海中过一遍。“先把环境定下来,然后设定人物,根据人物生发出故事,这是我个人创作的一个习惯。”

相月红说,虽然作品中的世界是自己创造的,但它后边是怎样的,并不知道。故事的细节,需要像花开一样慢慢展开,这是一个探究世界的过程。在创作中,相月红十分重视“接地气”吸引人,她希望给观众一些不一样的内容。相月红解释说,《新居之约》到后面有一些接近传奇的走向,房子“装修”从小到大,从普通民居到老宅,这是想让家居装修承载更多的东西,不仅有眼下的生活,还应有回忆和历史文化。“你在装修房子的时候,可能在修补一段记忆、一段历史或修补文化上的追溯。”

有关于剧情,相月红说,很多观众都会推测剧情,结果往往“一个也没中”。相月红认为得有点“反套路”,不能写得“太顺”,得有一些出乎意料的内容,所以后面的剧情并不能用常规的推理方式推导。

电视剧《新居之约》剧照

编剧,是一门妥协的艺术

“对于大部分编剧来说,这个工作其实是一门妥协的艺术。”相月红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。她说,这种“妥协”体现在作品拍摄的过程中。因为要追踪房子从毛坯房到装修为成品的全过程,要一边实际装修、一边拍摄,并且要呈现相对好看的画面,所以作品拍摄难度很大、变数也很大。尤其在装修技术的部分,作者可以写出来,但实际操作中可能并不能完全表达,加之拍摄期间因疫情防控需要,很多计划不得不中途更改,这就只能回到剧本的源头,把它改成可以继续拍下去的内容。“所有的编剧都不愿意妥协,但不妥协,可能观众就没有办法在屏幕上看到这部作品了,所以可能作品呈现出来的装修没有让观众有眼前一亮的感觉,但我们真的克服了很多困难,已经尽力了。”相月红还补充说,“随着剧情的展开,后面一定会让大家看到装修的结果。”

作为编剧,相月红也是矛盾的。她告诉自己应该保持健康的心态,尽量不要关注观众的留言评论,但如果不关注评论,自己就没有办法进步。“我们就是写给观众看的。”而现在的观众阈值很高,他们希望看到一个一眼就觉得很有意思的角色,这就导致有一些人物必须经过夸张化的处理,比如在一开场就能让人快速地记住他,为了达到这一效果甚至会突破常规,主动引发争议。所以在拍摄时,相月红首先遵从了作品作为电视剧的属性,让它好看,有戏剧冲突,有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和情节。“我只是一个编剧,我不是一个装修技工,我所能做到的就是首先照顾我的作品作为电视剧的属性。”

电视剧《新居之约》剧照

真正的现实主义一定要带着批判

有关现实主义创作,相月红认为:“真正的现实主义一定是带着批判的。”她认为作品不管现实到哪个程度,一定会有观众认为它还是挖掘不够深入。但作为表达者,将作品写到什么程度才算满足了观众对于现实主义的要求,这其实并没有一个严格的标准。但文艺工作者创造出来的作品是要交给别人检验的,观众都希望看到作品是如何解决“糟心事儿”的,他们会对文艺作品有这种诉求。

比如剧中的杨光这一角色,他的起点不高,一直背负着沉重的恩情债,但他又十分努力地追求理想和事业,坚守着自己的底线,所以他不是为了还债,而是与这些债共生。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成长脉络,他小心谨慎甚至略微油滑,是因为他要面对自己和团队的生存压力,但当他发现自己的包容并没有让周围的人变得更好时,就得放下。在这个过程中他就慢慢成长了。他并不是救世主,所以有些东西他要放下,这个人物有一个从感性到理性的成长过程。“创作一个剧本,人物一定要有成长,要有弧光,这才是合格的剧本,如果人物一开始什么样,到最后还是什么样,这个剧本肯定不合格。”

监制:白中华

记者:苏扬

编辑:殷宇堃 王鑫

最新